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
发布时间:2019-10-0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”就象水自长流、花自飘落,春天自要归去,人生的春天也已完结,一“去”字包含了多少留恋、惋惜、哀痛和沧桑。昔日人上君的地位和今日阶下囚的遭遇就象一个天上、一个人间般遥不可及。“天上人间”暗指今昔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际遇。一说“天上人间”是个偏正短语,语出白居易《长恨歌》:“但教心似金钿坚,天上人间会相见。”意谓天上的人间,用在这里暗指自己来日无多,“天上人间”便是最后的归宿。

  “流水”二句,既与上片“春意”遥相照应,又象征着国亡身俘命运的不可逆转,正是人间天上,永无相会之日。全词从“梦里贪欢”的幻觉,“别易见难”的哀叹,到“流水落花”的象征,吟唱出凄凉绝望的人生悲剧。

  此词上片用倒叙手法,帘外雨,五更寒,是梦后事;忘却身份,一晌贪欢,是梦中事。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,惊醒残梦,使抒情主人公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。梦中梦后,实际上是今昔之比。

  李煜《菩萨蛮》词有句:“故国梦重归,觉来双泪垂”。所写情事与此差同。但《菩萨蛮》写得直率,此词则婉转曲折。词中的自然环境和身心感受,更多象征性,也更有典型性。

  下片首句“独自莫凭栏”的“莫”字,有入声与去声(暮)两种读法。作“莫凭栏”,是因凭栏而见故国江山,将引起无限伤感,作“暮凭栏”,是晚眺江山遥远,深感“别时容易见时难”。两说都可通。

  “流水落花春去也”,与上片“春意阑珊”相呼应,同时也暗喻来日无多,不久于人世。“天上人间”句,颇感迷离恍惚,众说纷纭。其实语出白居易《长恨歌》:“但教心似金钿坚,天上人间会相见。”“天上人间”,本是一个专属名词,并非天上与人间并列。李煜用在这里,似指自已的最后归宿。

  应当指出,李煜词的抒情特色,就是善于从生活实感出发,抒写自已人生经历中的真切感受,自然明净,含蓄深沉。这对抒情诗来说,原是不假外求的最为本色的东西。因此他的词无论伤春伤别,还是心怀故国,都写得哀感动人。同时,李煜又善于把自已的生活感受,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结合起来。身为亡国之君的李煜,在词中很少作帝王家语,倒是以近乎普通人的身份,诉说自已的不幸和哀苦。这些词就具有了可与人们感情上相互沟通、唤起共鸣的因素。《虞美人》(春花秋月何时了)如此,此词亦复如此。

  即以“别时容易见时难”而言,便是人们在生活中通常会经历到是一种人生体验。与其说它是帝王之伤别,无宁说它概括了离别中的人们的普遍遭遇。李煜词大多是四五十字的小令,调短字少,然包孕极富,寄慨极深,没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是做不到的。

  《乐府纪闻》:后主归家后与故宫人书云: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,“流水

  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……旧臣闻之,有泣下者。七夕在赐第作乐。太宗闻之怒,更

  蔡绦《西清诗话》:诗人(李煜)归宋后,“每怀故国,且念嫔妾散落,郁郁不自

  王方俊《唐宋词赏析》:这首词的艺术成就是很高的,自然率真,直写观感,直抒

  胸臆,因之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。它不仅在旧时曾为人传诵,现在看来也是我国诗歌艺

 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言梦中之欢,益见醒后之悲,昔日歌舞《霓裳》,

  不堪回首。结句“天上人间”三句,怆然欲绝:此归朝后所作。尤极凄黯之音,如峡猿

 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殆后主绝笔,语意惨然。五更梦回,寒雨潺潺,其境

  之黯淡凄凉可知。“梦里”两句,忆梦中情事,尤觉哀痛。换头宕开,两句自为呼应,

  所以“独自莫凭栏”者,盖因凭阑见无限江山,又引起无限伤心也。此与“心事莫将和

  泪说,凤笙休向泪时吹”,同为悲愤已极之语。“别时”一句,说出过去与今天之情况。

  自知相见无期,而下世亦不久矣。故“流水”两句,即承上中说不久于人世之意,水流

  尽矣,花落尽矣,春归去矣,而人亦将亡矣。将四种了语,并合一处作结,肝肠断绝,

  《南唐二主词汇笺》引郭麟云:绵邈飘忽之音,最为感人之至。李后主之“梦里不

  王国维的《人间词话》说:“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,感慨遂深,遂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。”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们现在反复咏叹、不忍释卷的词,正是由于李煜的出现,让她由俚俗小曲变成了姿态万千的阳春白雪。

  李煜的词,写悲、写愁的为大多数,那些离开亲人的愁思,失却欢乐生活的悲叹,由帝王变囚徒的哀痛,都入其词。自李煜起,词的题材、手法为之一变,大胆抒写、自然率真的艺术特色,开宋词蓬勃兴盛之先河。正如后人品论:“李后主词如生马驹,不受控捉。”又说:“毛嫱、西施,天下美妇人也。严妆佳,淡妆亦佳,粗服乱头,不掩国色。飞卿(温庭筠)、严妆也;端己(韦庄)、淡妆也;后主则粗服乱头。”正是这粗服乱发的李煜,以他那不拘一格的景象与单纯明净的语言相结合,把词的表现力推向了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
  一首《虞美人》的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让多少才子佳人柔肠寸断,直恨宋朝皇帝的唐突斯文,暴殄天物。而这首《捣练子》,更是以简练的语言,独特的意象,令人回味隽永:

  这词是写离怀别感的,自始至终没有一句不从这种情感出发的,拆开来看,句句都是可以独立抒发这种感情的境界。然而通首总共只有二十七个字,接触到人物本身的只有“无奈夜长人不寐”七个字,作者把其他许多足以引动离怀别感的情景——庭静、庭空、寒风阵阵、砧声断续、月照帘栊都集中起来,向这不寐之人侵袭,使不寐人的离绪别愁的程度和深度都突现在我们的面前。这种深刻的艺术构思,高超的概括手法,前无古者,后人也只能拾其牙慧了。

  李煜的后半生是囚徒生涯,去国离家而对故国江山的憧憬,亡国俘虏却对往日旖旎的沉湎。种种情感的真切流露,幅幅景象的巨大反差,那种难以抑制的悲痛,后人读之、品之,无不同悲。

  这种饱含“愿世世无生帝王家”的悲凉;与宫娥相顾垂泪,无谁相告的凄苦。不由让人对才情卓越的李后主政事平庸、命运多舛而黯然神伤。

  若论词的发展,愚钝以为,李煜当为开山宗师。续以晏殊、柳永、陆游、姜夔;到苏轼、辛弃疾又为一变,宋词遂不朽矣!然而,李煜词中曲韵悠远,文字的洗练明快、描写人物形象之生动,宋代及以后的词人难及项背,他们虽有佳词妙句,却如何能及李煜的满书珠玑。

  “锈床斜凭娇无那,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”中女主人公栩栩如生的娇蛮、可爱。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的对人生中美好易逝、世事无常的沉思。“剪不断,理还乱,可爱宠物狗有哪些品种,是离愁。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!”中表现的离别相思的凄婉、惆怅。俱是被后人作词作诗时反复借用(当然是伪装过的)。

  痴情而勇敢的小周后,偎着风流倜傥的李煜,颤抖着诉说自己爱意。一首小词如同让我们看了一出抒情、甜蜜的爱情剧。当我们看到这幕,想到他在十多年后 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。这种亡国囚徒生涯的孤寂、凄楚,你如何能不与李煜同叹一声:

九龙图库| 黄大仙一肖一码| 34422香港财神爷| 白姐| 牛牛高手论坛| 黄大仙玄机999973开奖| 六合开奖结果| 护民图库| 扬红公式水心论坛| 财神爷心水| 状元红心水论坛| 三中三| 盛杰堂论坛| 黄大仙| 开奖结果|